這就是青春的忍道!——岸本齊史《火影忍者》筆談(二)

 
   【 吳匡泰投稿 】  

 

(鳴人全家福。)

(劇場版《忍者之路》。)

  

 
   如果,我們只是被《火影忍者》表面上的刀光劍影、爭奇鬥巧的魔幻世界所迷惑,那麼則勢必會忽略在表面之下,《火影忍者》最耐人尋味的核心命題──那就是「絆」(Kizuna),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紐帶。在中文裡,「絆」原指勒馬的韁繩,後引申為束縛、約束之意,頗有負面之意;然而,在日文漢字裡的「絆」,卻是正面的字彙,意指「斬不斷、切不開的情感關係」,可以是愛情、友情、親情,也可以是師徒情感、團體情感,乃至於國人對於家國的民族情感,《火影忍者》正是將這種「絆」的情感命題,表現得無處不有,淋漓盡致。

  岸本說,他最早創作《火影忍者》的發想起點,就是想寫一個「認同/被認同」的故事;而在故事一開始的鳴人,不就是因為從小失去雙親,而得不到認同感的孤兒?因此,在親情方面始終得不到認同感的鳴人,只能不斷地向外尋求認同感,如同一種「心理補償機制」,換言之,鳴人多麼渴望得到大家的認同,其實就是多麼渴望親情,渴望到,他希望可以成為得到大家認同的火影,正是「親情」(而後連帶出「友情」)這種人與人之間的牽絆,讓《火影忍者》成為一部極具有情感重量的作品。

  在劇場版《失落之塔》,岸本特別安排了穿越劇情,讓鳴人再次見到那朝思暮想,跟他一樣有著一頭帥氣金髮的爸爸,波風湊。故事一開始,鳴人、小櫻、祭以及大和一行人,為了追捕叛忍百足,匆匆趕到了樓蘭遺址,為了防止叛忍百足解開、並竊取這裡的「龍脈」之力──是二十年前發軔於樓蘭而最終遭波風湊封印的神秘力量。不料,叛忍百足捷足先登,強硬解開了龍脈之力的封印式,而封印式所產生的強大力量,將空間扭曲成一個巨大漩渦,叛忍百足、鳴人、大和因此被迅速捲入,穿越返回那消失於歷史風沙之中,曾經繁華絢爛的樓蘭城。

  由於時差,叛忍百足提早幾年來到樓蘭,還成為「挾公主以令樓蘭」的大臣,並且,處心積慮大量製造武器,培養龍脈之力,渴望有朝一日能夠毀滅五大國。鳴人則是在這巧遇了年輕時候的波風湊、秋道丁座(秋道丁次父)以及油女志微(油女志乃父),原來,他們也是來樓蘭執行反戰任務,調查龍脈之力。然而,鳴人始終沒有認出眼前這個的男人,就是他朝思暮想的父親,他最熟悉的陌生人;波風湊卻意識到眼前的鳴人,似乎是來自未來的一位很重要的人。總之,兩人都沒有追究、說破彼此真正的關係,全憑的是一種與生俱來的的父子默契。

  到了最後關鍵的樓蘭激戰,鳴人與波風湊聯手對抗擁有龍脈之力的百足之時,波風湊驚覺眼前的鳴人,竟然會使用螺旋丸!──這招正是波風湊獨創的忍術,後來,也被他的老師自來也學會,最後卻輾轉到鳴人手中的忍術。波風湊為了助鳴人一臂之力,他將自己的螺旋丸,與鳴人的螺旋丸合而為一;波風湊的螺旋丸呈現湖水綠色,鳴人的螺旋丸呈現水藍色,當兩人的螺旋丸合而為一的時候,就成了冰藍閃耀的「太極螺旋丸」──象徵著鳴人、波風湊兩人無懈可擊、完美圓融、橫跨時空的父子親情。

  螺旋丸正是《火影忍者》裡一種親情的符號,忍道之世代傳承的象徵。螺旋丸由第四代火影波風湊獨創,由兒子鳴人所繼承然後發揚光大。螺旋丸該是整部《火影忍者》中,出現最多次數的招式。螺旋丸尤其到了劇情中後期,更有各種不同型態變化,破壞威力也隨之遽增,比如射程寬遠、音頻尖銳、極具破壞性的螺旋手裡劍,以及仙人模式、九尾模式、六道模式之下的各種強大螺旋丸。
  
  若劇場版《失落之塔》表現的是「絆」(親情)的無堅不摧,超越時空,那種近於陽剛、激昂的情感表現,那麼《忍者之路》表現的,則是這種親情之絆的獨一無二,無可取代,屬於溫柔細膩的,柔軟的質地。
  時間要推回忍界大戰的前夕。《忍者之路》一開始,神秘組織「曉」忽然現身,群起襲擊木葉忍者村,鬧得人心惶惶,隨後,鳴人等人順利擊退了他們。鳴人一行人因而受到木葉村民的擁戴,同時,他們也獲得提交上忍申請書的機會。後來,看到大家都有父母親幫忙申請書而強烈感到寂寞的鳴人,與對於父母過度管教而感到不滿的小櫻,兩人在暗夜的街道上碰上了神祕面具男,鳶。在啟動「無限月讀」之前,鳶運用尾獸之力另創「限定月讀」——是一個完全與現實世界相反的幻術世界——鳴人與小櫻就被送往那個與現實相反的,如夢似幻的世界。

  透過鳴人與小櫻的視角,這個幻術世界如此與現實相仿卻又矛盾:毫無威嚴的扁胸綱手,火爆善妒的雛田,反應遲鈍的鹿丸,害羞怕生的井野,形如貓咪的牙,熱情洋溢的佐助,睿智俊俏的丁次,變態好色的小李與寧次,鼻青臉腫的天天……當然,小櫻也發現她的父親成了壯烈成仁的木葉英雄,永垂於火影岩石上,而她終於可以擺脫囉嗦的管教,過著自己想要的獨立生活。鳴人回到家後,打開門,則是聽到一句「你回來啦!」——那種鳴人渴望已久的,打開家門後的聲音——原來,是鳴人的父親與母親,波風湊與漩渦玖辛奈,在等著鳴人回家吃飯。頓時,鳴人五味雜陳地說不出話。(我猜想,當下的鳴人一定是想著:「這就是我的爸爸媽媽?」「這就是親情的感覺嗎?」「你們還記得我嗎?」「你們過的好嗎?」「你們知道我也很努力嗎?」……那樣許多疑問)然而,第一次見到自己朝思暮想的父母親,任誰也只能無語凝噎。

  就這樣,鳴人與小櫻在這個月讀世界之中,立場互換,體驗到了彼此最想望的親情生活。小櫻回到家後,再也不用聽家人的叨叨絮絮,房間想要多亂就多亂,垃圾食物想怎麼吃就怎麼吃,她終於可以過著自我獨立的生活;而鳴人回到家後,即是享受到了平凡簡單的親情幸福:一張全家福,幾道家常菜,客廳的聊天聲,溫暖明亮的光線,母親的溫柔與憤怒,父親的關愛與慈祥……然而,時間一久,小櫻卻發現家裡空蕩的好不自在,好像少了什麼重要的東西,家裡也變得昏暗而且凌亂,她才驚覺,這其實並不是她想要的生活。鳴人則是陶醉的不能自己,一句「我回來了」,他從前回家後最想說的話,如今都有人等著他回家時候說了……然而,這裡畢竟是個幻術世界,鳴人其實也心理有數。

  在《鳴人的出生》一回裡,波風湊與玖辛奈為了保護木葉忍者村,也為了保護剛出生的鳴人,不惜犧牲生命來合力封印九尾。在倆人臨死之前,波風湊與玖辛奈倆人,背後是失控暴烈的九尾,擋在仍是嬰兒模樣的鳴人面前,滿嘴鮮血的玖辛奈,掩不住悲傷的眼淚,向鳴人顫抖地說:「鳴人…不要挑食,多吃點東西,讓自己長大,每天都要洗澡…讓自己抱持溫暖…另外,不要熬夜,盡量睡覺,還有…要交朋友,你不需要太多朋友,只要找幾個…真的能信賴的朋友,還有,雖然我不擅長做這些事情…但你要好好的念書與學忍術,可是,每個人都有擅長與不擅長的事情…即使學得不順利…也不要太傷心。記得要敬重學校的老師、學長、學姊……另外,最重要的是…關於忍者的三禁,尤其要小心『錢』的事情……記得要把任務酬勞存起來,酒要滿二十歲才能喝……喝酒過量會傷身……三禁之中最大的問題在於『女人』……因為媽媽是個女人,所以不是很懂…但千萬別被奇怪的女人騙了,你要找像媽媽這樣的女人……鳴人,你以後還會碰到很多痛苦的事情或艱難的事情,但你要保持住自我…而且要擁有夢想…更要有想要實現夢想的自信……其實我…想再教你很多事情…我想跟你在一起…我愛你……」說畢,眼前散發一片溫柔的光芒,將微笑的小鳴人緊緊地包圍住。
  
  身處於月讀世界的鳴人,此刻才驚覺他的爸爸,他的媽媽,並不是眼前的這些人,而是為了保護木葉忍者村,為了保護他而壯烈成仁的木葉英雄!於是鳴人決絕地披上火影披風,那背影就像他父親一樣,果敢,自信,義無反顧,他決定離開這個世界,走上屬於自己的「忍者之路」。回到現實之後,他實是又回到一個人的生活。回到家,打開門,又是孤單昏暗的房間——不,是伊魯卡準備了生日蛋糕在等著鳴人回家——「我回來了」鳴人淚光閃閃地說。
  
  當初,我為了看這部《忍者之路》首映場,老早就訂好了套票(還附限定版小抱枕),上映那日,更特定請了學校暑輔課的事假,風塵僕僕地前往威尼斯影城。果然不負眾望,大家都落淚了,我也不例外。《忍者之路》上映後不久,佳評如潮,堪稱凡看過者必淚眼收場,因此,這部電影也被視為歷來《火影忍者》劇場版的顛峰之作。它更是將《火影忍者》所傳達的核心價值「絆」,表現的淋漓盡致,它透過一個幻術世界,讓人理解世間親情的陰晴圓缺:沒有人的爸爸媽媽是完美的,但是,他們卻是最獨一無二,最深愛你的人。我們的生命,從來就不只是自己的生命這麼簡單,而是乘載著父母的期待與深愛,來到這個美好的世間,成為一個更好的人。我想,如果有人問我《火影忍者》教會了你什麼事情,那我大概會說,親情吧。那就是親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