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家楊富閔的創作經驗及其「戶外」寫作生活

   
   【 記者蔡知臻投稿 】  
 

(圖片來源:作家楊富閔提供)

  

    「一邊是休閒與退休與休耕交職的想像書,一邊是苦力與勞動與粗活的生活書,我發誓老去以前要住回臺南,只因那裡最接近我的出生……。」現在就讀臺灣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博士班一年級的新銳作家楊富閔,在今年九月出版了最新散文集《我的臺南戶外寫作生活》,九O年代由於台灣主體意識的崛起,台灣文學也因此掀起了一鼓「地方鄉土書寫」的風潮,並且延續至今,文學創作者以親近土地的距離,描寫鄉土地景和地方人情、常民生活,來呈現台灣多元的文化面貌。果不其然,新銳作家楊富閔就以原鄉書寫為其寫作的主題核心,他開創了新鄉土的書寫形式,通過各種玩耍或研究時所接觸到的雜誌與新聞資料,重新連接大內農村的集體記憶。他反思自我與故鄉的關係,除了真摯的感情,更具備了知性的思智,以及「想為故鄉做點事」的責任擔當。

    楊富閔從小生活在台南大內,他分享了兒時最有印象的一件事情就是:「楊」家在台南大內是大姓,所以他生活中所碰到的人幾乎都是親戚,而到了他念大學那年,因為要上台中念書,進而從一個家族到孤單一人,但他分享到,雖然自己開始面對了一個人的生活,但他永遠把自己的家鄉:台南大內放在自己的心中。

    喜歡文學、熱愛創作,所以楊富閔走上了文學這一條路,他認真學習,充實自己的文學素養與內涵,到了大三大四有多一些空閒的時間時,他開始把重心移向創作這個部分,到目前為止也得到了許多文學獎的肯定,曾獲林榮三文學獎短篇小說首獎、打狗文學獎、洪醒夫小說獎、吳濁流文藝獎、台中縣小說獎、南瀛文學獎、玉山文學散文首獎、全國台灣文學營小說首獎、2010年博客來年度新秀作家等。在大學畢業前出版第一本小說集《花甲男孩》,奠定他在台灣文壇的一席之地。

    上了研究所的楊富閔,除了自己的創作之外,還有相當龐雜的學術研究需要他閱讀與吸收,許多人都會因此放棄某一項,但楊富閔不這樣覺得,他認為創作與學術研究的思考並不會有很大的衝突,只有「時間不夠」這件事情讓他很困擾,但他表示,他會以當下自己的狀況去選擇書寫的敘事方式,小說這樣的文類是需要長時間的沉澱與積累而產出的,但是散文則可以花較少的時間就完成,所以在他碩士班期間他有許多的專欄寫作、甚至出版了三本全創作散文作品。《解嚴後台灣囝仔心靈小史》《休書—我的臺南戶外寫作生活》。楊富閔在與記者訪談的過程中提到,他所寫出來的作品、文章都是因為是些東西是他想寫的、所關心的、所觀察的、喜歡的,而只要是在作品中沒有出現的就是他不想說、忘了說、或是沒有說的。

    「寫作最重要的不是靈感、環境、口氣,而是體力,「戶外」的發現是三年多來文體與身體的必然走向……」楊富閔強調文學的創作、寫作一定要走向戶外,現在的人們不是坐在家上FB、用電腦,就是用Google map逛街買東西,在電腦裡看全世界不如走出戶外,你所感受到的風吹、草動、人文、風土民情是沒有辦法抱著電腦感受的,這樣不但寫不出感人的文章,更會因為這樣讓自己的身體健康拉緊報。他建議喜歡創作的年輕學子要多多閱讀、多到戶外走走,認識外面的視野、甚至自己的生活。

    楊富閔在最新的散文集《休書—我的臺南戶外寫作生活》說到:「寫作真好玩我常寫出已然忘記、卻真實發生過的的事,每遇這種狀況總喜孜孜感覺寫到又賺到;又或者寫作引領我至更遼闊更無邊的荒地,我努力鋪橋造路、一磚一瓦築出我的國。」他是許多年輕學子的寫作導師、也是許多文青的追隨對象,也許他不覺得自己有多有名,但我們這些忠實讀者的崇拜,不會減少,只會增加。

    在採訪的最後,他希望有更多人關心自己身邊的人、事、物,而不是一直逃離、甚至想往更外追求。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夠來認識台灣文學,更接近生活、與自己最有關連的一個學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