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> 藝文看版 >>

楢山節考

【江羿葦投稿】

圖片來源:http://tw.image.search.yahoo.com/
 《楢山節考》原是日本文學家深澤七郎的小說作品,描寫著日本信川山區裡某個貧窮村落中所發生的真實故事。電影翻拍敘述當時鄉下人民窮苦生活,男人為了生存,每天都很辛苦的工作,女嬰一出生就賣到有錢的外村人家,換錢來貼補用,男嬰則棄於道旁,讓他自生自滅。在那樣環境下,村裡呈現陽盛陰衰的情形,也讓村裡的男人們飽受光棍的折磨。

 導演先以極度寫實的手法,一一刻畫村民們的行為。不單只是賣力地播種耕種、採集食物、拿糧食賭博為求更多;還包括了他們為了爭奪食物,不惜偷竊、出賣自己以求溫飽的貪婪行為。片中主角-小雨就是利用自己的肉體魅惑了男主角的兒子,進入夫家當了媳婦,卻絲毫不客氣的大吃大喝,還偷食物回娘家。最後小雨一家皆因偷竊食物被捉,引起村民公憤,整個家族被滅門活埋。電影更涵蓋了人們於性愛的原始飢渴和發洩,片中男主角的弟弟耐不住慾火,而和老人、甚至是人獸交。而原為小雨的死而難過的兒子,很快又找到了願意與他性交的女子,帶回家當媳婦;而這女子恐怕也只是為了溫飽而與他發生關係。另一戶人家,將死的男人要求自己的妻子在他死後,讓全村的男人輪流當她丈夫,以打破長久飢荒的詛咒,看似寓意深遠的背後,其實只是讓一群飢渴的男人逞一時之快。這些赤裸裸的鏡頭,呈現著人性最底層的慾望-「食色性也」,逼得觀眾無處可躲,不得不去正視,既殘酷卻又真實。

 然而,在嚴苛的貧窮環境下縱然生存不易,有著紛爭和糾葛,卻還是有著不可泯滅的光輝和溫暖,「人性糾葛」於是成為《楢山節考》裡的真正重點。當時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,也就是棄老傳說-老人家到了70歲的年紀,牙齒少於28顆,就要由長子背到深山裡回歸山神(自然地死去)。年已69歲的阿玲婆,卻還是老當益壯,可以說是家裡最重要的依靠。有著32顆牙齒的她,甚至被村民訕笑為鬼婆。她曉得自己上山的時刻即將到來,除了傳授自己生存的技能給後輩之外,她更刻意撞斷自己牙齒,以讓兒子答應背她上山。這看似非常荒謬不合人情,卻深刻地描繪出嚴苛的生存環境之下,自然界的殘酷生存法則。這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橋段,就像滿是愛與犧牲的動態遺書,對比著媳婦肚裡的孩子,世代傳承的意味濃厚,也就是「必須一個人死,換一個人活」。

 雖然故事悲慘,但片中處處夾雜著人道關懷意識。當長子要背母親上山時,腳因誤踩樹枝而受傷了,母親這時貼心地遞出布巾幫忙包紮傷勢;長子深怕母親肚子餓,拿出了事先準備的飯團,母親卻示意要長子留著自己吃,認為自己將死,不願意浪費糧食。當母親抵達深山後,長子在回程的途中,窺見另有一對上山的父子,父親感到恐懼於是哭喊掙扎,兒子在慌亂中,則將父親推下山崖。長子回頭去找尋母親,看見母親靜坐在雪地上,再次示意要長子回去吧!兩人眼神相互對望,一個充滿堅定,一個則依依不捨。看到這一幕令筆者相當震撼。人性親情的溫柔大愛悄悄地流洩出來,讓人充滿不忍,這景象遂成為《楢山節考》裡最感人的一幕。

 看完本片,筆者心中好似壟罩著一股鬱悶,沉重的心無法透氣,在此片看到了人為了最根本的慾望所流露出最醜陋的一面,但也正因為如此,更顯現出長子以及阿玲婆之間最真摯動人的親情。
   
 

★發行單位:元智大學公共事務室 ★編輯顧問:蔡佩瓊 ★編 輯:李碧蓮、侯映汝 ★電 話:03-4638800 轉 2214
Yuan Ze University 桃園縣 32003 中壢市遠東路 135 號